凤凰开奖

江龚洁史(11):探索日本

教育已经失去了它的美德。在这个历史时期,中国人民已经背离了中国五千年的神圣文化。中国人民的道德沦丧,民族精神几近消亡,国家濒临亡国的边缘。

江泽民指出,中国的失败是由于教育的失败,教育不能延续其固有的高尚道德文化和伟大智慧。教育的本质应该是道德。

“事实上,中国这样一个文化基础深厚的国家,这样一个优秀的国家,这样一个幅员辽阔、历史悠久的国家,应该比现代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都更先进、更强大。为什么它还不如三个没有文化基础的岛屿,而是受到他的侵略和压迫?这是因为我们的教育不好。我们不能继续发扬我国固有的高尚道德文化和伟大智慧。

让我们看看日本。日本是一个没有文化基础的落后国家,几十年来已经成功地成为一个富裕而强大的国家。它先打败了中国,然后打败了俄罗斯。现在它更敢于与世界树敌,随意入侵中国。明治维新后教育的成功是它能变穷为富、变弱为强的原因。

“我们几乎与日本同时在中国开始了新的教育。为什么日本的教育能在20到30年内取得科学进步,改善政治,发展经济,建设现代化国家?然而,我们在中国的教育没有取得任何好的结果。这个国家仍然贫穷、虚弱和衰败,并将受到他人的欺凌和压迫。这是因为我们中国过去管理教育的人没有从根本上重视教育的主旨,或者注意到了教育的主旨,没有遵循教育的主旨,所以教育不可能有效。

充其量只能有表面的发展,但实质性的进展却较少。

我所谓的教育的主旨是什么?它是为了普遍促进普通公民的“德、智、体、会”教育。

一个国家的繁荣和一个民族的繁荣完全植根于其公民的高尚道德、他们卓越的智力和知识、他们强壮的体格和他们群体本性的发展。

目前,精神道德败坏、智力和知识水平低下、体质虚弱和社会松弛都不是我国的主要原因。

如果这些主要原因没有消除,我们就不能把软弱变成力量,拯救国家,复兴国家!江泽民指出,抗日战争的关键是精神和道德:“所谓的战争不是纯粹物质力量的战争。除了物质力量,还有最基本的精神力量。

物质力量必须建立在精神力量的基础上,精神力量才能得到充分发挥,因此精神力量往往可以战胜物质力量,取得最终胜利。

中国现在经济和科学落后。虽然所有的物质力量暂时还不够,但精神是我们所有人所固有的。

所谓精神是指民族精神。

民族精神诞生于民族固有的道德之中——“忠诚、孝、仁、信、和”。

只要我们的民族能够恢复其固有的道德,充分发挥其固有的精神,团结一致,共同努力,我们就一定能够战胜敌人优越性的物质力量。

”(《政府和人民一起拯救国家的动脉》,1936年)日本过去称日本,民风淳朴。

秦始皇派徐福东去蓬莱,把中国文化带到日本。

隋唐时期,日本向中国派遣了大量留学生,以充分吸收中华文明。

从贞观四年(630年)开始,日本向唐朝派遣使节。

这些使者把唐朝的神圣文化和各种法律、习俗、建筑和服饰带回日本。

“根据日本的说法,唐太宗住在他的国家,在东海。因此,他被命名为日本,这意味着日本的基础。

贞观二十年(646年),日本“由大变新”。

日本小皇帝宣布模仿中国的新年“大华”。

大华改革后,日本天皇也正式采用了唐太宗过去给的名字,并将其改为“日本”。

在唐高宗,日本侵略了中国的附庸国新罗,引发了一场赢得唐朝的战争。

古往今来的英雄们也对包括日本在内的周边国家表示了关注。

在神舟阶段的朝代更迭中,大唐文化在日本生根发芽。

元朝两次进攻日本,都被风暴打败了。

日本人称之为“神风”,意思是从众神居住的地方吹来的强大风暴。

因为元朝不允许进入,大唐文化得以留在日本。

日本是武士道在儒家思想中建立的。武士从南宋开始掌权。它经历了三个幕府(镰仓幕府、室町幕府和江户幕府)(幕府这个词起源于古代中国,指的是征税时将军的政府部门)。这一历史时期始于1815年袁平战争结束时,最后是1867年明治维新,共682次。它为日本漫长的军事统治历史奠定了基础。

元朝建立了镰仓幕府(在宋光宗邵熙时期),带领他的部下与武士作战,提倡儒教和道教,统治世界,政府仍然简单,尊重节俭和礼仪,并特别重视武士道的教育。

元朝出生在一个军人家庭,非常重视武士精神。

所谓的武士精神,如忠诚、孝顺、守信、管好自己的事情、知道如何做人、在外面练武术,都是武士自封的,所谓的“花是樱花,人是武士”

武士在家庭中的教育尤其严格,遵守“死在剑下,视死为己有,用武器刺敌人的脸,是武士的极大耻辱”的格言。

这种武士道教育对当时的日本学者产生了巨大的影响,武士尊重的信条逐渐成为普通人的共同美德。

此外,敬神拜佛思想也是武士道的重要组成部分。

日本在神力和佛力方面与武术相比。今天据说所有参战的士兵都必须祈祷。

”(蒋氏《中国的建国精神》,1932年)自元清两代迁入中原以来,日本政府和农村一直说“雅山之后没有中国,明朝之后没有中国”。日本是真正中国文化的继承人,自称是中国,而中国被视为野蛮人,中国人被称为“清朝的奴隶”和“信徒”等等。

武士道是日本民族的灵魂,蒋介石对此最为了解。他说:“虽然武士道的历史可以追溯到宋朝,日本的元朝,但它在德川幕府和明治维新后特别受欢迎。他们以武士道来弘扬日本的民族精神,产生了他们的“大同精神”。

日本的民族灵魂,所以武士道是他们民族的真正精神。

““总理常常引用孙子‘攻心为上’一句话的意思,也就是这个道理。“首相经常引用孙子的话‘先攻心’,这是事实。

如果我们想攻击敌人的国家,我们必须先攻击他的心脏。只占领他的城市并俘虏他是没有用的。

不管哪个学生应该记住“先发制人”的座右铭,尤其是日本侵略中国的精神在哪里?这比研究任何战术武器都重要!“简单地说,日本学者的学说就是中国的儒家学说。学者是讲儒学的,道是教的,学者的学说是儒学。

武士道是儒家思想的残余。

“儒教和道教原本是我们中国王道的整个民族精神,但它们被日本人支离破碎地用作他们专横的民族精神。

“武士道的精神只在于勇气,至多有一点智慧。

我们中国古代对勇气的解释不同于血和精神的勇气。

然而,日本绝对没有仁,这是智慧、仁和勇气三个汉字中最重要的。他没有谈到信仰、爱与和平。他只谈论侵略和暴力。

”“武士道,不过是这样的事情,没有什么奇怪的;这也不是他们在日本固有的财富,但中国垃圾被他们偷走,成为他们的民族精神。他们胆敢入侵我们的中国。然而,中国固有的一点是,我们应该自己放弃它,把它送给别人,这样他们就可以利用它来压迫我们。羞耻并不可耻!”(《中国建国精神》,1932年)(待续。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