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科技

陈良宇把上海市委绑在战车上

最近,中共对福建发动了袭击,造成了赖昌星案以来最大的冲击。

据上海官员称,中共迁至福建确实是由上海的糟糕开局造成的。

这不仅是为了保护上海黑帮,也是为了防止中共的狗咬乌龟,因为陈良宇的跨领域努力。胡雯优柔寡断、不愿与上海黑帮闹翻也是原因之一。

上海问题的关键是最终解决。

姜瑜对易纲案作出了三点指示:一是配合上海市委及有关方面处理此案;二、易纲“论事”;三、不要扩张。

检查“上海黑帮”的三条指令停止这三条指令是为了屏蔽“上海黑帮”的三条指令。

与上海市委一起办案,让“陈良宇查陈良宇”。

彝族案件的“逐案”处理方法是只检查“贿赂”一方,而不检查“贿赂”一方。

专责小组只能将此案作为重大经济诈骗案处理,而“上海帮”成员最多被骗。

“不扩张”意味着更明目张胆地为“上海港”建立“防火墙”,而不是“扩张”到“上海港”。

上海居民很久以来都不希望彻底调查彝族案件。

在上海接受采访期间,记者走访了几户搬迁户、干部和大学教授。

一所大学的退休教授说,陈良宇的弟弟陈梁军必须参与易纲案,江绵恒最终必须接受检查。

陈良宇绝对不会让调查继续下去!他说,除非“上海帮”垮台,否则它肯定会消失。

上海人民和全国人民一样,都希望给所有国家和人民带来灾难的“上海帮”尽快垮台。据说易案已经草草结案,内部已经做出判决。

然而,考虑到不断的请愿和示威,我担心宣布判决会引发另一波请愿和示威,所以我不敢公开宣布。

小日本最近高调报道说,2003年12月12日逮捕天安门广场示威的组织者是为了未雨绸缪,打击可能出现的不满示威,这些示威为了公开宣布判决而仓促结束。

郑手里拿着江绵恒陈梁军的材料。郑恩冲的案子是陈良宇最头疼的。

在上海期间,记者就郑恩冲一案采访了上海市政府的一名中层干部。

该干部表示,郑恩冲的“泄密”文章原本是记者的报道,用于报纸的公开报道。

当时,上海居民有一份复印件,郑恩冲不是唯一一个传真到海外的人。

然而,这篇文章写于2003年8月南京翁彪自焚之前。当时,一些语言“不合适”,所以它被发表在《内部参考文献选编》中。

翁彪自焚后,国家媒体发表了许多关于野蛮拆迁的报道,这比“泄露”的文章不知“出格”了多少次。

这表明这篇文章根本没有“秘密”。

这种事情也被认为是“机密”,这表明陈良宇束手无策,不能真正想出其他“硬”的办法。

那么陈良宇为什么要和郑恩冲打呢?该干部说,郑恩冲有大量关于易建联与江绵恒和陈梁军勾结的材料,如果要在法庭上成为证据,这些材料需要进一步落实。

释放郑恩冲就等于让老虎回到山里,让他以律师的名义继续调查此案。那陈梁军和江绵恒就有危险了!难怪陈良宇不得不判决郑恩冲。

常委会签名威胁中央委员会陈良宇也知道整份郑恩冲的材料并不“优秀”,在胡雯中央政府很难通过。因此,他召集上海市委要求所有常委签署将郑恩冲判处三年徒刑的决定,将上海市委绑在自己的战车上,从而威胁中央政府,使郑恩冲的案子成为铁案|如果案子后来被推翻,签署的常委会将负责。

据说市长韩正和市委副书记刘耿云都表示支持陈良宇,说陈如被免职后他们也辞职了。

上海市委副书记王安顺向胡锦涛报告了这一情况,据说他没有提出任何抗议,因此中共不得不暂时冻结此案。

此外,在中共上海调查期间,陈还组织了一次反调查,以查明上海的土地问题中,徐匡迪和赵启正也存在问题。据说吴仪批准了一个项目。

陈良宇清官保黄鞠十八马为什么陈灿良宇要把上海市委绑在他的车上?上海市委常委为什么这么听话?这与黄鞠的继任和陈水扁拒绝持不同政见者有很大关系。

那时候,当我在上海负责的时候,我不能说不

之前有芮兴文,之后有朱镕基。

在黄鞠时代,许匡迪也互相牵制。

朱镕基、吴邦国、许匡迪、甚至赵启正和刘杜畿都与“上海帮”划清了界限,不承认自己是“上海帮”的成员。

不过,到了黄菊后期,把徐匡迪、赵启正挤走后,上海市就成了他说一不二的天下。然而,黄鞠在后期赶走了徐匡迪和赵启正后,上海成了他毫不妥协的世界。

在入主北京之前,黄鞠花了十天时间招待他在上海的所有部队,敦促大家团结起来,做好工作。

离开上海之前,他交给继任者陈良宇一份名单,其中包括18名高级官员的姓名,并要求陈良宇在任何情况下都不要接触这些人。

陈良宇也相当听话。在过去的一年里,上海的高级官员(部门以上)已经调整了180人来清除“非中国人”徐匡迪和赵启正人,并用他们自己的162人来代替他们。黄鞠的18个人保持不变。

将浙江彩票变成镜月水花陈良宇的痴心妄想是真的,但恐怕于事无补。

国务院研究中心主办的《中国经济时报》曾发表文章,谴责陈良宇“泄露郑恩冲秘密罪”。

除非“上海帮”能主宰小日本几千代人的政治,否则任何“铁案”都会被翻案。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