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科技

《论意识的操纵》与中国的紧缩言论有关吗?

今年2月,《亚洲时报》在中国市场上发表了一篇名为《意识的操纵》的译文。

这本书是由前苏联的学者写的,他们认为苏联在冷战中的最终失败是西方的“有意识操纵”。

巧合的是,这本书出版后不久,日本中央宣传部收紧了演讲的规模。

《论意识的操纵》有80万字782页,由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于2月1日出版。

学会是中国社会科学院人文社会科学专业出版机构。

《论意识的操纵》一书的作者卡拉·穆尔扎(Kara Murza)是前苏联的正统学者。他对前苏联的解体感到悲伤。

卡拉·穆尔扎(Kara Murza)认为,西方社会通过公共设施、大众媒体等媒体控制着个人的符号系统、思维、情感、想象、注意力、记忆、社会意识甚至大众文化。

他声称西方的敌对势力就是这样进入人们的潜意识并无意识地改变人们的行为的。

这本书的出版引起了中国知识界的一些关注,也引起了一些争议。

有一种意见认为,有人藉这本书的出版提出警告,暗示胡锦涛等推行“党内民主”改革是“中了西方的圈套”。一种观点是,有人在这本书的出版中警告说,胡锦涛和其他人在进行“党内民主”改革时“被中国和西方困住了”。

然而,自由派学者指出,这本书的出版代表了保守派的反映,旨在阻止胡雯实施新政策。

《新京报》4月16日发表了一篇书评,批评《论意识的操纵》的可疑论点。

根据报纸文章,在所谓的“意识操纵”时代,观众实际上有权拒绝、抗议和批评。

文章还指出,“意识操纵”的概念实际上起源于西方。

值得注意的是,《论意识的操纵》中的“阴谋论”并不新鲜。

学生运动于1989年在中国爆发,后来发展成为。

事后,中国指出,五四运动是西方社会试图“和平演变”中国的结果。

1997年邓小平去世后,他进行了大国外交,并积极与美国接触。官方媒体很少出现“和平演变”这个词。

然而,“反和平演变”一直被用作减缓政治改革的盾牌。

日本在1989年11月9日十三届五中全会上的讲话中明确指出:“国际敌对势力和社会主义国家之间的渗透和反渗透、颠覆和反颠覆、“和平演变”以及反对“和平演变”的斗争将长期存在。

“巧合的是,这本书出版后不久,日本中央宣传部收紧了讲话的规模。

2月23日,中国三大门户网站新浪、搜狐和网易分别接到国务院新闻办公室的指示,关闭其突出的演讲专栏。

在接下来的一次会议中,国务院新闻办公室召开了几次各门户网站新闻管理人员会议,传达了一系列指示,并监督各网站整顿新闻栏目。

与此同时,中宣部已向全国各大媒体发出指示,严格禁止报纸、电视台、广播电台和商业网站在NPC和CPPCC会议期间开展“任何形式”的合作。

在当局全面的新闻控制和言论限制下,2003年因报道“孙志刚案”、“刘涌案案”和“宝马案”而突然出现的网络新闻积极推动了公民权利的进步,面临巨大的发展困境。

《南方都市报》的几位高级官员,包括带头报道“孙志刚案”的前副总编辑程毅中,最近已被正式拘留。

然而,中宣部的做法也引起了一些中国知识分子的不满。北京大学教授焦郭彪选择了“讨伐中宣部”这篇文章来批评中宣部的“无权力和破坏国家”彩票规则。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